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交警行動,你我所不瞭解的事

終於,等到“態度行動21”結賬的時候了,辛苦了全國5000名各級交警為期15天的24小時行動。

長長的車禍和人命損失賬單算下來,出現了令交警當局感到滿意的數字,行動期間才發生了1萬4183宗各類車禍,比去年農曆新春期間進行的“態度行動19”少了435宗;死亡人數是201,比去年少死11條命。

以此根據,可被當局詮釋為“有所進展”。拿去年與今年比,人命損失的統制“頂數”是212人,超過就是失敗,減少就算成功;可見當局的保命任務數據化之後,駕駛者的路上安全和生命,已經屬於當局的工作表現指標,不再是神聖的使命。

死亡黑區沒有多大改變,大部份死者是魂斷聯邦公路、其次是州際公路,接下來是城市公路,最後才是高速公路。

可以此推論付費的高速公路是比較安全,並合理化收費昂貴是路有所值嗎?當然不能,這期間的高速大道已成為龜速公路,而且還會發生1222宗大小車禍,奪去了32條生命,可見“收費”與“安全”之間沒有直接的關係,也看不到有什麼所謂的服務。

不過,倒可以肯定聯邦公路是奪命公路,尤其對摩多騎士來說,是名副其實的虎口,這201位死者中,就有122人是騎士或後座騎士,佔了61%。

據知,從態度行動1開始,當局就已經知道聯邦公路是摩多騎士的危險地帶,何以走到行動21了,還找不到保護騎士更好的方法?何以不搬多一點的人力去守護聯邦公路,保佑騎士?

其實,高速公路理應是最不須要大批交警的地區,許多先進國都在高速公路裝上足夠的電眼,同時在每一個電眼裝置處之前數公里,便以告示牌提醒車主前面有車速感應器,務必放慢速度,不然必接到不可商討的傳票。有些國家則會派員舉牌,告訴車主前面有電眼,請放慢速度。

他們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車主慢下來,如此就可減低車禍率,車主也不會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

可是,我們的方法卻相反,當局最不想讓我們知道他們是藏在哪個角落辛苦的握住測速器,當作貓捉老鼠的遊戲,然後在前面設路障發傳票,然後說不是他們造成交通阻塞,要怪只能怪冥頑不靈的車主超速……。

所以,我們平常人永遠不瞭解當局的執法秘訣,為什麼嚴重阻塞的交通圈總見不到交警?下雨天更不用說……;為什麼窮鄉僻壤開快一點點,就會有交警突然出現?

我的公司週圍多是商業大樓和高等學院,還有醫院,在那一帶活動的多是白領階級和學生,但打從農曆新年之前到如今幾十天了,警方每天都在同一條最繁忙的大路設路障,動員整十位,全幅武裝,有時連對面路也一併設路障。

結果是,每一天都製造交通阻塞,賊徒也都知道此路不通,就算不慎經過,也有足夠的時間掉頭轉道。警方為何天天守在這個地區為難白領?

如果這類維持秩序的工作有效率,早就天下無賊囉!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24日)

2010年2月22日 星期一

冤話三月

現在已是2月下旬,農曆庚寅新年的佳期就要過去了,就等那十五的圓月高掛天空後,要再等多另外350,“新年”的感覺才會重臨。

不論你的虎年假期過得充不充實,有沒有發到財,一進入三月,有不少事情值得關注,正是“冤話三月,冤語濛濛”。

三月之冤,有人間冤情,民間冤屈和馬印冤案,人民本無辜,奈何官權在握,法令在上,下情無力上達,只望官員越想越透,矛塞頓開,造福社稷。

人間冤情的部份,有3月1日續審的明福案,這一塊,我們一定得睜大眼睛盯住驗屍庭如何為民請命,事關小民人身安全,絕不能讓任何一方伺機草草了事或逃過責任。

真相必須還原,讓趙明福或反貪會拿回清白,沒有一方受到冤枉,以定民心,則民憤平矣。

民間冤屈的部份,是政府將在3月中旬公佈的新燃油機制,未見良策。它關係到汽油價的升幅(有可能是降幅嗎?),以及政府會不會在充滿創意天才官員提出的種種措施裡,挑出一種來實施。

那些創意,包括大馬卡添油、一人一車配額、外國車根據市價添油及有錢人沒得購買津貼汽油。呵呵,你應該在罵了吧?

民間會覺得是冤屈,是因為汽油是國家的財富,國家津貼予納稅小民是理所當然,現在只是有一小撮不法份子在走私牟利和鄰國一小撮車主在享受汽油津貼,不是全民皆走利或全國盡外民,為何當局官員想出的法子,卻是要全民參與麻煩的添油程序?

不過,以上那些創意也並非全無可取之處,至少,讓外國車根據市價添油這一招比較簡單,易行又合情合理,總好過不可理喻的去干擾全馬來西亞人的添油便利和習慣,只為了應付較少數的外國人和走私案。

至於馬印冤案,是有關人力資源部長拿督蘇巴馬廉透露,從今年3月底開始,僱主們必須跟新聘請的外國女傭一起上課數小時,以瞭解各自的職責,但費用全免,“阿公”會負責。

部長說,在課程實施後,能使女傭和僱主更瞭解本身的角色,此舉可助減少女傭遭虐等問題發生。

冤枉,在人資部的觀念裡,竟然只留下女傭遭虐的記憶,沒提到女傭虐僱主這回事,這是哪方面的邏輯?難道就幾宗經報導的虐傭案,固定了印尼女僱的受虐角色?

如果當局的思維如此,這種課程的意義就完全沒有存在價值,因為它已經角色錯亂,無知偏頗,沒理由讓僱主受到這種恥辱。

人資部也在探討現有的女傭代理,有無可能擴展他們扮演的角色,以成為女傭及僱主之間的溝通橋梁。這一點好像屬多餘,因為這本是代理賺取佣金後應負的責任,他們做得不好卻還可以繼續做下去,則是當局的執法問題了,豈能只怪僱傭關係?

對了,三月還有開國會,據說會很熱鬧。但我看算了,等他們談到正經事的時候才來關注也不遲。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23日)

2010年2月21日 星期日

明福案,次份報告真勁爆

千呼萬喚,萬眾矚目,全民期待的趙明福第二份解剖報告,終於在第二度驗屍的3個月後才曝光。

這份報告,確實“勁爆”。

沒有新發現。有的,只像是第一份報告的延伸,把傷痕講得更詳細,然後兩者吻合,再併起來否定泰國神奇法醫普緹的論點。

一個結論:明福非他殺,較傾向於自殺,死因是“從高處跌下造成多處受傷致死”。

“勁爆”之處,有兩點,一是告訴世人一個從14樓墜下身亡的人是“從高處跌下造成多處受傷致死”,就像是在告訴我們,一個溺斃的人是因為在水裡無法呼吸致死;第二點是,單單解剖屍體,或許可以判斷死者死前沒有受到暴力肆虐,從而減低“他殺”的可能性,但他竟然判斷死者是自殺。

趙明福是失足還是自殺或是其他原因由高樓墜下身亡,不是只有最權的警方查了才知嗎?驗死庭不是只查死因,而非查兇手嗎?這個證人的供詞,不知算不算離題。

這樣的報告,是雙溪毛糯醫院法醫組主任沙希淡在普緹、英國法醫權威彼得、為趙明福進行第一次解剖的兩名法醫巴斯拉漢與凱魯阿茲曼及吉隆坡中央醫院法醫羅哈尤莎哈面前,替趙明福遺體操刀解剖後所寫的。

他於去年11月22日用了兩小時解剖屍體,操刀後卻兩度以“未完成”的原因延遲提呈報告,前後接近延了3個月,才順利於上週五出庭供證,道出新報告內容。

再聽聽看他說甚麼。他說他的解剖報告不如之前兩名政府法醫巴斯拉漢與凱魯阿茲曼來得好,因為兩人聯手完成第一份解剖報告比較容易,一個人解剖的話,會比較困難。

但是他操刀時,身邊圍著的都是專家,卻只限他們動口不動手,這豈不是錯失瞭解剖報告可以“更好”的機會?

他說,他是被迫接受為趙明福開棺驗屍的任務,因為總檢察署的副檢察司致電給他,告知這是驗屍庭的指令,在此之前,他已拒絕雪州政府和趙明福家屬代表律師哥賓星的邀請。

他擁有18年法醫經驗,曾解剖超過1200具屍體,但坦承鮮少接觸墜樓案和沒有經手過很多掐頸致死的案件。
迷惑了吧?這位可是各造指定操刀的專家。

看來要再忍耐一陣子,到3月1日續審後,10日繼續未完成的驗屍報告部份,19日或20日普緹出庭時,我們或會聽到新東西。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22日)

2010年2月19日 星期五

從小嘉欣來拜年想起

4年前曾在日本東京淪為人球的小嘉欣又來拜年了。年初五,她與姨媽帶了怡保著名的柚子和花生餅前來光明日報向所有編採部同事賀年,我身為她的“契爺”,當然開心接待。

小嘉欣現年已8歲,在怡保讀二年紀,目前長得白皙渾圓,活潑可愛,性情開朗,與當年被日本政府送往孤兒院時,一見到陌生人便號啕大哭的性格改變很大。

我清楚記得,她一看到我時,好像感覺到我是要帶她離開孤兒院似的,緊緊的捉孤兒院那位漂亮的日本籍姐姐,大大聲的哭,兩個大眼睛的淚水一直流。

事隔4年,同樣的大眼睛不再有淚,而是散發幸福和活潑的光芒,我當然很開心。

小嘉欣跟我說,她每年都要來光明日報拜年,因為是光明日報幫助她和媽媽回來馬來西亞的。由於當天她母親必須工作,因此由姨媽伴隨來本報祝賀大家新年快樂。過去3年,她確是來了多次,每次都送上大柚子為禮。

當年,報社策劃將她們母女“救”回來時,確是靠著多種關係和多重力量,尤其是馬華駐日俱樂部主席覃遠東先生的鼎力相助,才能完成千里救人球的重任,我這邊,只是飛去東京後陪她們一起回來。今天她已獲得馬來西亞公民權,跟母姓,而且還有國際護照了,但我們都沒有奢求任何回報。

不過,小嘉欣的媽媽和姨媽都說,做人應該懂得感恩,她們永遠都記得光明日報對她們有恩。

這種真話,每次都讓我聽了感動。

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獅城開賭雲頂不敗

新加坡開了第一間賭場,在農曆新年前後十多天裡,已成為這個小小島國的第一大事,也是我們這些鄰國朋友弟兄的第一八卦話題。

託新加坡媒體高手的福,我們不必在開幕首個星期內舟車勞頓去排長龍,也有機會一窺小島賭場裡裡外外的景觀、大大小小的設計、上上下下的規矩、新鮮有趣的賭徒百態和不知是真是假的風水解讀等等。

國內外的賭徒和好奇之徒配合著新加坡媒體的生花妙筆,像正在急促的雕塑著一個新興賭國;世間一切賭場和賭徒的生態,幾乎都在最短的時間聚集於聖淘沙名勝世界賭場,並且頻繁的表現出來。

在這裡,沒有你找不到的賭場動態,只有你想不到的賭徒心態。

有人相信賭場開業首個星期會“放水”,有人相信集合18人一起走入賭場會“實發”,也有人相信玩東邊的老虎機會拉中“積寶”,更有人相信賭場最衰的時運是早上5點到8點……。你相信什麼?

所以,我是打從心裡面佩服新加坡的同業,他們可以把一間賭場開幕前後到正式營業的幾十天,串成一篇篇豐富有趣,又充滿經濟、旅遊、風水、八卦、迷信和娛樂資訊的新聞,實在是太太太利害了。

換作是我國,如果今天開張的是雲頂賭場,我很難想像今時今日的投機份子會如何興風作浪,以籌集他們的政治籌碼,雖然,他們明知道賭業上繳的稅銀足以用來維持部份教育費,縱然,我國就只有雲頂這一個軟硬體設備皆齊全的旅遊娛樂城。

雲頂賭場開得早,這裡又得佩服當年林梧桐的眼光獨到以及對時機的掌握。如今林老的兒子林國泰過關斬將,成功在獅城突破思維決定開賭衝關時,順利在聖淘沙島插上第一支旗,他何嘗不是延續了林老的獨到眼光和准確掌握時機?

獅城名勝世界的開業,有些人談及了對雲頂賭場的衝擊,會不會被拉走了賭客和海外遊客,繼而影響到雲頂的業績,以至國家的稅收?

我聽到很多種答案,有些人從旅遊業的觀點分析,有些則從政治的角度切入,還有人也把宗教拉進來了,不過,只有一個答案是不變的,就是林家和名勝世界的大小股東都是最後的贏家,雲頂是左袋,如今再加個聖淘沙右袋,他們才是東方不敗。

賭客和游客湧去哪裡消費,對林氏王國來說都是一樣,但對馬國和獅國的稅收卻大大的不一樣。往後還有誰再玩雲頂賭場課題,已經不再有任何意義,反而是趕走財主,對國家稅收無益。

至於鼓勵賭博危害社會之說,確是應該關注,但只要你不去賭就沒事了,防賭就是這麼簡單。

所以,名勝世界在聖淘沙插上的這支旗,讚!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19日)

2010年2月16日 星期二

馬華再產鬼祟角色

不知是哪個訕家在農曆年之前大聲預測說我們將會迎來金虎,看來是測錯了,邁入庚寅年前後,除夕和初一來的根本是火虎。

天燙地熱,熱氣逼人的新年,除了冷氣車子裡和冷氣房,好像什麼地方都著火,此外,除了幾句好聽的新春賀語,也有一些事情讓人聽了冒火,激得大家金睛火眼,尤其是不爭氣的馬華,初一還要打。

在我們這個奇妙的文明虎國,幾乎大部份事情一旦與政治沾上邊,就一定少了貢獻,多了討厭;傳承千年的新春節慶文化佳日,也讓政治鬥爭玷污了,馬華新春團拜鬧的“布條醜聞”,就是一例。

中華兒女有個瀕臨沒落的美德,即是在新春期間多說好話多做好事,但凡有過節的兩方,可以透過互相祝賀和登門造訪冰釋前嫌;有犯錯的人,也可以在新春期間覓機彌補;若覺感恩,農曆新年期間也是謝天謝地謝親友的良機。

你看這新年多好,多麼有意義,偏偏它讓在政府代表華人的馬華人自己去糟蹋了,真是糟透了,內鬥打到大年初一頭一天。

那批於大年初一大清早突現於馬華總部大廈外的橫幅布條,內容攻擊的對象明顯是馬華老大和老二,目的很簡單,是想要在黨領導層迎接國家老大和老二的日子,讓他們為過去的所做所為感到羞愧,也想要提醒國家第一號和第二號人物“記得”馬華大哥和二哥的不是。

會是誰做的?確是充滿想像空間,如果是以派系來猜測,打翁打蔡的人,一定是廖派,但是,詭異的政治佈局哪有可能這麼容易就讓你猜到答案?

況且,廖派老大中萊哥人在現場,他哪會傻到去做人贓俱獲的天下第一笨事?他也即時大罵此舉破壞馬華形象了,如果再懷疑他的話,便是污辱齋哥中萊的人格。

那會是翁蔡派的苦肉計嗎?有人這麼猜,想像力挺豐富。翁總只是腳痛,不是頭痛到失去理智,指示親信摸黑去做偷雞摸狗的事,更何況橫幅面市的結果,最後的傷害一定是馬華和他自己,也無害於廖派,哪有這麼蠢的苦肉計?

蔡派所為?當然更不可能,一個曾經春光乍洩後失去官職的領袖,哪會在華人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提醒大家他性能特強?所以無論是苦肉計或“獻肉計”,這些招數對蔡派都不適用。

想來想去,應該是馬華的第四派做的,他們可能認為如今的三派無德、無信及無能,所以不惜自費印制橫幅,然後冒險掛在交通要道和行人天橋等附近顯眼之處,目的是要在首相面前羞恥領導層,又是借外力羞自己這一招,唉,馬華這等角色太多了。

不管他們是誰,有本事在元宵之前冒出來吧,鬼祟行事者,不是真英雄!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17日)

2010年2月14日 星期日

和諧虎年****肖虎人的心願

新年伊始,亂象更新,惡性再循。
內外憂患,風聲鶴唳,錯綜矛盾。
宗教衝突,種族糾紛,政治擾民。
憂從政來,不可斷絕,痛聲惡絕。
物價膨脹,奸商投機,百姓折騰。
祈望廉政,不偏不倚,建國之基。
以賢治國,喚醒社會,激勵全民。
各盡所能,各司其事,各得其所。
以民為本,撥亂反正,執政首任。
老有所養,病有所醫,住有所居。
安居樂業,國泰民安,民心所向。
各族融合,各教融洽,一個大馬。
日日好過,月月好景,年年和諧。

Bye Bye宗教衝突。
Bye Bye種族糾紛。
Bye Bye文化誤解。

2010年2月13日 星期六

2010年2月11日 星期四

態度行動能幫多少

悠長假期開始,那個不知有沒有效,但是年年都一定要叫幾叫的“態度行動”,也很有規律的開始了。

這種行動真的不簡單,為了愛惜國民,它既不要造成交通阻塞,又要設路障進行檢舉;它既沒有展開什麼新鮮特殊行動,全是以看為主,卻又增加維持交通的人手;它明知每年死得人多的地區是聯邦公路及死者多是摩多騎士,但是卻把檢舉主力集中在假期間車速如龜爬的高速大道。

陸路交通局和交警的領導若非奇人異士思想獨特,哪會年年都在搞同樣的玩意,用舊的方法,卻想要創造死亡率降低的新數據?這像“坐以待斃”,即是等待全國死亡車禍的統計數字而已,也像是在跟老天賭一賭運氣,看這一次會不會死得比去年少。

所以,我不知要如何看好靜態執法的態度行動,他們要怎樣減少交通意外呢?

沒有經過用心教導,卻期望孩子會孝親敬老和潔身自愛,他日必成人成才,萬一他失敗父母就罵他當初不夠乖,可以這樣嗎?如果你不去監督,只讓員工自由發揮,業績好的話是你領導有方,業績不好就要員工自負全責,這樣子行嗎?

最好笑是每年的靜態行動創下更高的死亡數據後,有關當局的阿頭必會若有其事的表達他的痛心,同時再呵責已經賠上生命的魯莽司機和騎土冥頑不靈。奇怪了,他們是認為死者有意丟命的嗎?

生者他們不懂得怎麼去管和愛護,也管不著,死者已經不能管,tolong你們就不要表演黯然神傷,做戲咁做,實在tak boleh tahan。

當然這並不表示我有什麼更好的建議,我們納稅人沒有愛民如子的執照和能力,所以才聘了公僕代勞,不然哪敢對公僕有所要求?

今年的情況,其實也並非全無改變。據知,陸路交通局已經調動了1200名官員日夜在南北大道的休息站展開檢舉行動,他們說,在休息站設路障就不會阻礙交通。果然有為趕路的人著想了。

方法是這樣:派遣便衣警官在意外頻傳的大道路段監督,將觸犯規則如雙線超車、使用緊急車道、聽手機及沒綁安全帶者等等的車牌號碼記錄下來,然後通知駐守在休息站的檢舉官,由他們取締違規者,向他們發出不可商討的300令吉罰單。

至於要如何在不影響交通順暢的情況下,將犯規者從大道引入休息站接收罰單,當局還沒有講清楚。所以,冥頑不靈的違規者如果沒有在知法犯法後遇上車禍,只要他不進入休息站“解放”,也可以逃過“罰款大劫”。

冤枉,這1200名官員除了佔據休息站,不知還能幫到什麼。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12日)

2010年2月9日 星期二

大道小折扣算得上什麼

不知道你會不會覺得這是一種恩惠,或者說是多出來的花紅,甚至是大吉大利的紅包。

它由工程部長拿督沙茲曼宣佈。半島17條收費大道將在農曆新年期間提供5至20%的過路費優惠,其中東海岸大道將在特定時間豁免過路費。

根據部長的形容詞,這是大道公司給予大道使用者的“大紅包”,所以,部長先生對大道公司能夠參與過路費折扣優惠的表現表達感激。

他說,這顯示大道公司有社會責任意識,也反映出他們擁有以顧客為重的企業概念。

部長也覺得這個神聖的恩惠行動有一點美中不足,即是全國共有26條收費大道,其他沒有參與折扣優惠的大道公司,是因為公司經濟尚未穩定,所以才無法負擔過路費折扣優惠。因此,政府了解他們的苦衷,不會強逼他們一定得在佳節期間打折予民。

過後部長保留一手,說有關過路費將全面調漲的事,將交由首相署經濟策劃組進行研究,以便探討可以減低公眾負擔的措施,研究報告將於少過2個月內公佈,屆時受影響的是全國所有收費大道。

以上所述,很清楚的讓所有大馬人知道,這是政府認為已經是“施恩予民”的偉大行動了,所以由部長代表大道公司和政府宣佈利民政策。

也就是說,我們的官老爺也認同,獲得經營特權,可在重要通路設關卡收買路錢的大道公司,能夠在特定的日子和特定的時間內給予車主小民區區的5%折扣,小民就應該感恩,縱然開路予納稅人,本來就是政府的責任。

雖然他們也都知道,許多國家如台灣、中國和日本等的許多大道公司,不必政府施壓,都會在悠長假期的回鄉季節期間開放大道,一律免費。

人家的想法更簡單,他們覺得在最多人使用大道的時候,就是大道最繁忙的時候,而這時候最重要的事,是想辦法讓大道更順暢,讓人民可以更快回到家,不是去調度到底要少賺多少錢,便可以取得“以顧客為重的企業概念”和“肩負社會責任”的光環。

所以他們沒有部長級的人物站台,每到旺季,就只是通過報章發佈消息,由什麼時候開始免費通車到什麼時候,也不會有笑死人的“建議上路時間”,搞到家鄉的老人家還得配合這時間安排團圓飯。

1令吉省下5仙到20仙,要在特定的時間和日子才有得扣。如果我從吉隆坡回檳城,或許節省不到10令吉,但情況一樣是塞到半死,又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我只會一樣的生氣,如何感恩?目前在各大霸級市場的價格戰中,我只要買一箱啤酒就省下十多二十令吉,去買件比賽夫所穿更高級的內褲,也有50%折扣,這邊再省下十多令吉,大道折扣算什麼?

要人民感恩,請建交替路吧,沒理由讓納稅人的必經之路,都得路過老虎口,而在老虎小休時,還要小民感謝養虎人,荒謬也。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10日)

霹大臣案,誰都猜到誰會贏

大街小巷傳來“馬後炮”,人人都說早就猜到贊比里贏定啦!

何止贏定,簡直是狂贏的5比0。

人民對“誰贏霹大臣”的謎題有信心,皆因對法庭的宣判規律有信心,高庭審判的結果,一到聯邦法院的時候變化機率相當高,所以高庭的負方一定努力上訴,尋求最後的正義,過去幾個焦點案件不都是如此嗎?

所以,尼查之負,是輸在規律,高庭只是高興一下子,去到聯邦法院就輸到脫褲子。

所以,贊比里之勝,是贏在終極一擊,高庭讓賢一陣子,再去聯邦法院拿回原本奪來的位子。

2010年2月7日 星期日

貿消部對消費人有何幫助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貿消部能夠為我們小小消費人幫上什麼忙。

最近他們把豬肉的頂價設在每公斤20令吉,據知已引起一些反效果,本來花肉每公斤賣18至19令吉的肉販馬上調至20令吉了,還大大聲說“這是政府定的”;有些地區因運輸問題,以往都賣21令吉,現在被顧客逼降一令吉,那裡的豬肉販則說“這是政府害的”。

一種豬肉養百種人,一種商品也會因地理環境而有不同的價錢,在自由貿易市場,何須政府機構來定賣價?

像機場和雲頂的麥當勞價格便不一樣了,它們比一般的貴20到30%,但它們不必設頂價,因為嫌貴的人自然不會去光顧;同樣的,豬肉賣太貴也不會有市場,縱然說吃豬是華人的文化,但卻沒聽過有什麼華人因為沒吃豬肉而活不下去,或被指“沒有文化”。

所以,我始終都覺得,若非很關鍵並且價格已經被奸商操控的必須品,根本無須貿消部插手,因為不只幫不上忙,恐怕還搞亂了市場,結果買的人和賣的人都在罵政府多事,何必呢?

盜版光碟這一塊也是一樣,貿消部一直召來各有關業者商討降價撼盜版,同時修改法令,提高售賣或擁有盜版的懲罰,有用嗎?最後還不是正版商開完會後回去選擇舊貨減價一點點,當局的取締行動再多一點點,而買和賣盜版的人,卻沒受半點影響。

我想,以目前國內正版光碟合理的價格來看,要一般人完全買正版,可能是2020年以後的事,如果我們真在這一年成為先進國的話。也就是說,我們的人均收入至少要比現在多一倍,或許就可以只買正版了。

日前,這個機講的首長又為部門新增一個笑點,建議餐館以兩種不同的價格,即少糖和夠甜的價格來售賣飲料和食品,以鼓吹少糖文化。

按照他的說法,他認為少糖的飲料和食品理應以較低的價格出售,所以他將會與業者商討,希望他們能以更低的價格出售少糖的產品。至於少糖飲料該便宜多少錢,部長沒說,但是這對消費人很重要嗎?

我自己粗略算一算,一杯甜咖啡約添5至10克白糖,算10克好了,一公斤白糖就可沖泡100杯,每公斤上好的白糖若要2.5令吉,一杯咖啡的糖費就是2.5分,部長是要業者扣2.5分給消費人嗎?我們又不是每天喝幾十杯咖啡的怪物,部長您是白操心了。

我不是要懷疑部長的愛心,只不過覺得這種建議太漫不經心,有等於無,真要花時間與業者談的話,我會心疼浪費了納稅錢。

其實部長真要為民做點事的話,不妨去關心大道收費,那也是一種消費,可是消費人只能天天承受剝削;也可以建議調低電費,或阻止他們投機抄電錶,別讓他們總是故意延遲一些日子來抄寫,讓電費跳到下一個層次更高的收費率,甚至是“估計”算費時,也必讓消費人的費用升級。

說真的,納稅人希望的是消費到一個有點幫助的部門。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8日)

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蕉柑未到肛交先來

現在已經是牛尾虎前,農曆新年將至,每一年這段期間,是我期待了一整年的開心季節,因為有我最心愛的潮州蕉柑吃了。

不過今年有點特別,在蕉柑還沒有上市之前,“肛交”這兩個大字搶先一步在國內各家報社上榜;不同的是前者讓人流口水,後者卻讓人吐口水。當然,好此道者例外。

說起來也真好玩,好吃的東西發音轉一轉,意思就變成違反自然的性遊戲,中文就是這麼奇妙。

因為安華,“肛交”二字也才這麼明目張膽的登入家庭殿堂,也流行於職場,更流傳於街頭巷尾。因為市面充斥排山倒海而來的肛交輿論,就算是不大相熟的阿嫂與阿叔在咖啡店內提起天下事時,也可以對人體最敏感的器官侃侃而談,而且臉不紅,氣氛卻很爽。

男女老少們,上司下屬間,夫妻親戚裡,也是人人口中肛交長肛交短,尤以此次安華案開審的第一天,更激起民間對肛交的各種“學術性”討論,外加對“精液學”的探討。

同事們對肛交課題談得很深入,但不涉案情,因為已在審訊階段,所以只把焦點鎖在肛門和精液的研究。

比如說,安華精液的生命力是不是特別強,所以可以留在肛門裡不被化解?

另一位說,賽夫難道幾天沒有排洩嗎?還是精蟲有靈性,在肛門排洩時懂得躲藏在安全的角落?

然後,幾個人聚在一起認真的討論,由於沒有一人是肛門學和精液學專家,到最後都無法知道一個人在排洩時,是否會把遺留在裡面的精液也一併排出來,以及可以毫無變質的留在肛門多久。

還有同事說,我想到了,一定是賽夫有便秘,所以安華的精華才會留在裡面這麼多天。說法是有點創意,可是這一點新聞並沒有提及。

安華案除了推動肛門與精液學,也提供了英文猜字遊戲,一句“can I fxxk you”,讓小朋友們查盡牛津字典也找不到答案,如墜五里霧,不曉得身為父母和老師者如何回答。保留“xx”的話又不成文字,換了正確的字母下去,又不容易啟齒,兩難也。

說真的,要讓思想純淨如白紙的小朋友們以很科學又很理智的步驟,健康的了解安華案大新聞裡的肛交、精留肛門和can I fxxk you,必須花點心思,畢竟我們的社會還很保守,提到敏感器官時,大家都容易臉紅。

所以,安華案的審訊,也算是引起新一輪的文化衝擊,一些文字或語言,從此在我們的保守社會不再是禁忌。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5日)

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明福案,驗屍庭果然明智

這場鬧劇,一如預料,一切都在“果然”之中結束。

驗屍庭推事果然表現出了他的智慧,他說總檢察署即已表明不會對付泰國神奇法醫普緹,等於表明舉報普緹洩漏驗屍報告的反貪會官員拉勿甘尼並未構成恐嚇証人的罪名,所以駁回趙家要求對拉勿甘尼藐視法庭採取行動的申請。

警方果然表現出了他們的果斷,沒有盲目的隨雞起舞後,為以示公正,快快去查了普緹,然後查《公正之聲》的新聞來源,又再去查衛生部是否有人洩漏消息,最後再查報案的反貪會官員的目的何在。

因為這一切莫名其妙的行動,都沒有辦法查出是誰害死趙明福,警方才沒有這麼笨的去白忙一場。

反貪會官員拉勿甘尼果然瀟灑的置身事外,縱然他說這只是代表他個人立場的報案行為,以維持反貪會的尊嚴。

不過,至少他已經成功搞亂了驗屍庭一陣子,更搞忙了許多大律師幾下子,而且警方依然未決定去搞清楚為何他只舉報普緹和《公正之聲》,並沒要求調查報導指透露消息的衛生部,是否背後有議程。

趙家律師團果然很明智,沒有繼續就這個課題再糾纏下去,比如提出上訴什麼的,要不然,對某方面來說就正中下懷,這個在黑暗中的神秘力量,就是要把明福案搞得越亂越不成案最好,以便可以不了了之。

從這場鬧劇中,也讓小民看到了法庭和法律的超級彈性,原來一宗案件的審訊,並不只是由法官、雙方律師、証人、陪審團、被告和原告在法庭內按部就班進行,再依據證據,就有公平成果。

原來,只要有任何一人,就算是個不入流的角色在庭外告狀,就有可能干擾整個法庭的進度,甚至是影響結果,而這個人竟然也可以是法庭內其中一方代表組織的成員,也沒有問題,因為法庭要對每一人公正。

因此,反貪會官員拉勿甘尼和另一位同僚的報案行動,看在民眾眼裡,從頭開始便像是一場遊戲,預料結果是一場空。無奈的是,這是法庭程序,為了表示對各方公平,還得若有其事的審下去。

所以,這場節外生枝的案中案,到最後只是讓民眾覺得反貪會在嘗試某種動作,卻沒有讓反貪會爭取回一丁點優勢甚至是尊嚴。

這叫越幫越忙,反貪會官員這一步棋,走得很糟糕。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