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9日 星期三

與人民搶功勞的政客是蠢材

檳城巫統從沒閒著,從沒停止指責林冠英的政府邊緣化馬來人,驅趕馬來人和專門掃蕩馬來人攤檔。最新的指控是說檳州政府屬下社會經濟研究機構(SERI)出版的《我的浮羅山背》,歪曲了馬來人歷史,並指民聯存有誣蔑馬來人的議程。

那兒的馬華也曾說,檳州政府在公開招標中,把水利灌溉局工程全部批給馬來人,沒有扶持華商。

連民政黨老大,前檳首長許子根也找到新課題,說全國總稽查司曾於2007年讚揚檳州在醫藥旅遊業的成就驕人。

檳巫統的意圖再簡單不過,也老套不過,永遠只有一招,就是要引起檳州馬來人憎恨華裔主導的民聯政府。他們要得到的,是種族仇恨的效果。

檳馬華好學不學,竟學檳巫統玩種族課題,但不知是愚笨還是大意,竟選了批工程這一題。我說他們先得到的,是“愚政”的效果。

許子根最好玩,把一個一年只出一次聲,而且是選擇性記錄和公佈官方漏財數據的總稽查司說過的陳年讚美詞,從佈滿灰塵的貨倉裡搬出來獻世。他要的效果,應該是喚醒檳城人不要只記得他無功有過。

其實對檳城人來說,308的結果已經清楚表達立場。檳巫統操控與擺佈種族經濟蛋糕的不均分配,州發展的停滯以及拿了大餅還對民政政府同盟叫囂的作風,檳城人早都看在眼裡,也記在心裡。

民政黨政府的徹底倒台,很大部份是由檳巫統的囂張氣焰和民政當家不當權的懦弱加持,才加據308海嘯的張力,足見類似2007年醫藥旅遊業的“成就”,完全抵擋不住民怨的一滔一浪。

每當國陣圍攻民聯時,如果林冠英被激怒,接下來的回應分分鐘都會觸及種族敏感課題的邊緣,然後會被巫統牢牢捉住放大,玩個有完沒完。不過近來可見林首長對三方圍攻的反應已經不溫不火了。

對巫統的惹事生非,他淡定的說絕不輕鐃;對馬華的“學壞”,他語帶輕蔑;對許子根邀舊功,他卻是還功予全檳人民。

這樣子處理政治圍攻,不玩居功,把所有成就全歸功於民,倒是最佳的四兩撥千金。這下子,還有哪位蠢材要與人民老板搶功勞?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1年2月9日)

2 則留言:

Yi Yang 毅阳 提到...

民政党已经技穷。槟岛可能在子根先生有生之年都不会交还给民政党,他们唯有想要不到糖的小孩般乱呼乱叫咯,真羞家,呵呵。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提到...

林冠英这回做的很对。话多不一定好,不如话少。
好,要人民说你好,才是真正的好。人民看在眼里,心里早已经有本记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