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張念群可把死雞變成死貓

沙登區國會議員張念群的服務中心門外驚見死雞,被自稱聖戰士者留字條向她示警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可以謹慎看待,也可一笑置之。當然,要若有其事的分析和探討也行。

這是繼上次踏牛頭,拋豬頭事件之後,又有另一種動物被當成製造混亂的武器,如果其他生活在人類周邊的動物如貓狗羊鴨有靈性,想必會高喊:夠了,請別再創新,別把我們捲入無聊的人類紛爭!

現在,關心張念群的人都成為偵探了,不禁在猜,會有哪種低級的人類會做這種殺雞摸狗的事,又所為何事?

將此事件往後推算,張念群收到死雞是發生在她被指侵犯宗教聖潔之後。如果以此邏輯思考,很大可能公雞是因此事而死,但若要為獻雞人定名,卻不是易事。

不過,稍微用心想一下,可以把範圍縮小一些,大概是只有以下四方的人會興起殺雞動機:其一,可能是宗教狂熱份子無法釋懷,才提雞上門;其二,可能政敵帶有議程,要撩起宗教仇恨,才趁“雞”博亂;其三,也有可能是苦肉計,自己殺的雞,志在嫁禍,激起民憤;其四,純屬惡作劇,只想看混亂大戲。

因此,它有可能是政治伎倆或宗教極端,也有可能是什麼都不是,惡作劇者只是玩玩而已。但是這三者都不好玩,因為在我們這個凡事都敏感的多元種族國家,最容易讓不懷好意的人燃起宗教仇視的火苗,這就是我說低級人類行徑的原因。

其實馬來西亞的反對黨真難為,因為要跟掌控大部份國家資源和所有執法機構支配權的執政黨對抗,他們只能打天才波出奇制勝,而且要學的天才波招式是世界上最多也是最雜的,除了要練習華裔踢法,更須懂得巫裔打法,也得兼具印裔鬥法,缺一不可,不熟不行。

此外,他們還得修練如何應對一些專門利用宗教課題出招的政客,尤其宗教地位超然,就算不懷好意者使用起來也一樣是無往不利,反對黨根本沒有辦法躲開,只好學習應對。據說,這世上也只有馬來西亞的反對黨會被宗教課題鎮懾。

今天問題找上張念群,死雞代表的意思天馬行空,任人想像,聖戰士可以是阿貓,是阿狗,或者是阿華,但肯定不是真正的聖戰士,因為手法太下流。如果殺一隻雞就是聖戰士,肯德基的老板就有條件跟上帝爭位子了。

當然,火箭同志們也不須見死雞就激動行事,更不宜亂箭反擊,只要以不動應對,化警告為“花紅”,就可讓所有敵方吃死貓,那才是高明。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1年1月21日)

2 則留言:

thepplway求真 提到...

哈哈,这样也可以。请问闭路电视的身影可以证明谁是死猫吗?

aru 提到...

这就是我不买光明日報的原因。这种料子也可上專欄?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