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3日 星期四

當虐佣變成王牌,當kakak變成魔鬼

印尼勞工與移民部長慕斯敏依斯甘達日前再次宣佈禁止女傭出國到大馬工作,直到大馬政府給予合理保護措施為止。感覺上,印尼在女佣課題上態度越來越強硬,因為大馬對待印佣的方式越來越殘忍。

為何說“再次宣佈”?因為自去年6月他們以最低薪800令吉和其他福利要求的談判談不妥後,印尼部長基於愛民如子,不忍心讓她們出國受苦,就已經宣佈停止供應女佣予大馬。

所以此次因檳城虐傭事件喊出的禁令,其實只是印尼部長的一聲“強調”,以表達他越來越憤怒。實際上,這對大馬的女佣供應市場沒有任何改變,更沒有更壞的影響,因為禁令早已存在,喊幾次都一樣。

如今,印尼政府必因虐佣課題增加了對我國談判的籌碼,對他們而言,是提高外匯收入的機會,政府還會因為表現愛護國民而獲得人民的愛載,一舉兩得。

但對我們來說,就是大吐血了。想想看,如果一個女佣因此增加了“被虐風險費”,薪水提高100令吉,國內的20萬名印尼女佣每月就要吸走額外的2000萬,一年就是2億4000萬令吉。可見幾位女佣的不幸,在經過印尼政府的關注後,在另一方面可以化成更多的收入。

還可以算得更細緻一點。如果80%的印佣僱主是華人,即是每年增加費用的其中1億9200萬令吉由華裔家庭承擔,5年就接近10億了,這筆龐大的錢財可以興建多少間華校和醫院?

所以不要小看虐佣事件,經過我們國內媒體尊重人權,公正不阿的大力報導之下,印尼政府趁機關注和談判,我們就得付出這個代價。幾個殘暴的傢伙滿足自已的獸慾之後,卻讓國家和人民失去名譽和錢財,尤其是華裔承擔最多,實在不值。

從這裡也可以看到印尼政府在表現愛民的態度上,比起我們的政府,大馬確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你去算算看,每一星期有多少印尼人在我們的土地上打家劫舍和殺人放火?印尼匪徒一星期犯案的數目,就遠遠超過10年來被虐女佣的總數,但我們能夠向印尼嗆什麼?

我們關口人手不足,所以守不住他們從各地潛入,也擋不住他們從容回去過新年;我們警力不足,所以顧不到他們白天在各地覓機幹案,晚上持刀破屋又打搶;我們更無法以此向印尼算賬,因為印尼說他們管不到這些莽民,不知道他們是以什麼管道來回大馬。

曾幾何時,印尼敢給予大馬人合理的保護措施?怕是連“擔保每年不會多過1000印尼匪”也不敢,但他們卻要大馬政府給予20萬名女佣合理的保護措施和加薪,才放女佣來馬。

我們捉到印尼匪,還得撥出監牢空間包養他們,他們出獄後回印尼,會不會受到國家的嚴懲?他有沒有再從漏洞的關口潛入大馬幹案?

馬印兩國這兩筆賬算下去,我們虧了大本也只是啞口無言,只能小心門戶,默默付出,然後善待家裡那個可能是內鬼的印尼女佣,更不要讓她自己不小心被開水燙傷手反指你虐待。

當印佣被虐的課題成為她們手上的王牌後,你永遠不知道家裡的kakak何時會變成魔鬼。如果你爭氣,為國也為自己,真要找女佣的話,請試試其他的國家。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0年9月24日)

2 則留言: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提到...

解得好。其实,在砂州没有印尼工人是比较难的,但是,现在已经改去引进菲律宾女佣了。

鄭欽亮 提到...

謝謝沈興兄鼓勵。
說起女佣,我看大部份華人還是覺得菲佣太貴,最後會向現實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