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 星期四

反稀土廠者對生命的訴求

看到國會亂人被婦女團體聲討,群起圍攻他衰多口的新聞,實在過癮。

這不是幸災樂禍,因為全是他咎由自取,該當此罪,所以任何人拍手叫好都屬正常反應;也並非落井下石,誰叫亂人要這麼囂張,他也是女人所生,還娶過兩個女人,卻把女人批評得一文不值。

但同一天看到的“不要稀土廠”新聞,卻叫人心情沉重。

住在關丹格賓週圍的居民有何罪?為何當局要允許沒有十足安全把握的稀土提煉廠建在他們的家園附近?

在日本大海嘯之後,地球人都已經患上日本輻射災症候群,從呼吸的空氣到衣食住行,從已知的未來禍害到未知的時下疑難雜症,都會扯上了輻射恐懼。

新山一對夫妻生了三個女兒之後,終在第四胎索得兒子,豈料竟是一個“外心娃娃”,基於醫生也解釋不清楚何以嬰兒會心臟外露,孩子的父親只好從記憶中苦苦思索,最後假設到一個答案,即是輻射所害。

他猜測,可能是他太太懷孕時,習慣性地把手機放在枕邊,也常上網玩遊戲,或許胎兒因此受到輻射影響而變化。

這不是無知的猜疑,相反的是因知而懼。百姓已經有文化,有足夠的知識辨識互聯網資料庫的真偽,所以讀得明白輻射禍害人民的歷史案例,也看清楚區區一個核能發電站的毀壞,就已經造成半個地球的輻射大災害,而且是無法控制。

此外,人類還是對來去無影,有殺無類的輻射知得不夠,比如外心娃娃的案例,孩子父親的猜測,有沒有醫生擁有具體的証明否定?

如果稀土提煉廠真的完全無害,以前日本公司為何不建在他們的國家而移來大馬?後來當地陸續有人死於血癌,專家都無法也不敢否認是與稀土提煉廠有關。

今日來的是澳洲公司,這個人口與我們不相上下,但土地是數十倍大於我國的國家,難道是看中大馬的地靈人傑,才在關丹設廠?但是,他們帶來的獎賞,會不會是一輩子的輻射禍害?

百姓無法知道這場交易的背後有甚麼故事,管理這方面的最高權威大馬原子能執照局說它“低至可控制及安全水准”,當然也拿不出具體証明,這要等到提煉廠投入生產之後一段時日,看有沒有受害者的控訴才知道。

但是,百姓已從紅坭山的歷史教訓中看到了他們的未來,即是在恐懼和擔擾,不知和不解之中痛苦生活。他們向首相求救,一直堅持不要稀土廠,其實是對這一代和下一代生命的訴求。

既然我國各單位都沒法表現出具體的可控制輻射能力,也說不出稀土廠對國家除了輻射之害以外的利益,這種毒廠為何還要開下去?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1年4月1日)

1 則留言:

ve12291 提到...

抗失業潮低不用擔心被裁員
居家網路創業免費試用中
學習簡單全程線上教學
立即加入體驗吧 http://wahez.weeb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