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4日 星期三

翁詩傑是去了日本嗎?

這幾天消息多多,有說翁詩傑休假4天是去日本處理私人財務,也有說他人在曼谷尋求僧王龍甫坤開示,然後週三回馬出席星雲大師在仁嘉隆佛光山東禪寺主持的三皈五戒大會後,再請教大師“下台的姿態”。

日本處理財務之說,想像力相當豐富,因為外國人要在日本開戶頭存款並不是件很簡單的事,要存巨款更不簡單,銀行當局要會要求多方面的文件來鑑定個人和來銀清白,才會允准外國人運用日本銀行處理財務。

想當年我國前首相馬哈迪強勢管理馬來西亞和台灣前總統陳水扁“一屋子都是錢”的時候,他們跟日本的關係更好到不得了,都沒有辦法在日本有存款戶頭,尤其是阿扁有更多的黑錢要處理,黑錢存放在全世界,卻無法存放在日本,更何況一個小小的馬華總會長?

我是特地為此打了電話詢問在日本做生意的大馬籍朋友,他就向我說了以上所述,他還說,他申請戶頭時,也曾搞得頭昏腦脹,就因為是外國人。

倒是翁詩傑的曼谷之行較有可信度,戰前許願,戰後還願,向來都是翁總的作風。

但這一次翁的還願,不再是匯報勝果,而是傾訴敗績,更甚的是,它將淹沒後半生的政途,翁總能從高僧龍甫坤身上找到什麼新方向?

1 則留言: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提到...

如果所言属实,马华不如转为宗教团体算了。要管理国家与人民的事务,需要的是普通常识(Common Sense),修养,而非迷信于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