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他們向人民施暴

不必再遠眺他國的議會醜聞了,我們已經產生大馬式議會暴力。

動粗手法比起其他國家,有過之,而無不及。

國產議會暴力從霹靂開始,至今還看不見結束的路。所以霹靂子民看似有兩個政府,其實更像只有半個政府,因為民聯霹靂還有足夠能力干擾國陣霹靂州議會的進行。

且不再理會霹州議會暴力源頭是先有蛋還是先有雞的爭執,霹靂州事務已經困難運作,民間商務沒人敢做,民生事務更是連連受挫。

真正受到暴力所害的,其實是霹靂子民。

2 則留言:

Lexus 提到...

我是吡叻子民,我是受害者。。。。。

鄭欽亮 提到...

節哀吧,3年後再作明智決定,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