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9日 星期四

他們都是人民老板的罪臣

顯然的,霹靂州議會的第二場暴力比起5月7日那一場上集更不好看,簡直是難看,怎麼看都覺得是劇情需要,編劇低俗,而且情節是在預料中上演。過程雖然有憤怒,有混亂,但激情已減。

上次只是箍頸搶椅子,今次出動了50警員奪帽箍頸剝長袍,雖然動作和武裝人員增多了,但手法一樣粗魯。不過,回頭想想,如果國陣霹政府真想要那頂帽和那件袍的話,民聯又那麼冥頑不靈,不派警員動手搶過來,他們還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民聯這一邊,如果要主持霹靂州議會,西華哪可不穿議長袍,戴議長帽走入州議會大廈?

所以這一天大家的角色早已預定,台詞也准備了。

按照流程,霹民聯議員一行人必須經過停車場,冒險穿過重重警關進去州議會,准備隨時受到任何對付,才能顯示他們理直氣壯,堅稱民聯本來就是執政黨。他們可以用的台詞豐富又多,單單是責備警方傾向一邊就有得罵。

警方這邊的台詞必然是慣用的那幾句,而且肯定有理,搶帽剝袍的部份,是技巧問題,必須看准機會出手,但過程中無論發生甚麼事,他們只須說一切都是為了執行任務,以確保州議會可以順利進行,就ok了,誰能挑戰警方的執行令?

不過,後來他們說搶回去的長袍是作調查用途,這一點我們尋常人就不容易明白了,不知是不是要搞清楚,看西華是否有意扯爛神聖的議長袍,是的話就控他毀壞聖物?

國陣霹政府在警力保護下草草開了州議會,不過是一場顯示他們才是執政黨的開頭戲,通過財政預算案當然重要,不然各種撥款如何分配和發放?最偉大的莫過於撥360萬令吉給獨中,至於州內的各種事務,下次有機會才商議,民生的問題,甚麼時候重要過政權?

人民淡定的等著看西華被拉扯,果然如願,閒聊中笑談西華在掙扎中還能扯到一小片“長袍江山”,手力實在是不錯。

當一天的戲演完了後,雙方當然沒有真正通過任何一個即時造福霹民的議案,除了讓大家免費看一場悶劇。

大馬政治鬧劇演變至此,如果你堅持要往好的一面想,當然可以拿早期台灣民進黨得空鬧議會的歷史作比較,說這是“民主進程”,不然鬧劇始終是鬧劇。

花了人民的錢,浪費國家資源,拖延國家進步的時間,單單是這幾項破壞,國陣和民聯那些議員,都是“管理有罪,治州無功”的人民“罪臣”。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09年10月30日)

1 則留言:

Jack 提到...

身为霹雳州子民,我们都麻木了!
事关霹雳州未来发展的重大议会,竟然变成一场闹剧!
国阵在流氓警察的协助下终于抢回所有的一切!
可是,他们大概忘记了“花无百日红”这个简单的道理。
几年之后,他们还是必须面对处于局外的霹雳州子民。
西华,你失去一件议长袍又算什么?
国阵上下连灵魂都丧失了!
他们目前只披着一个个虚伪、发臭、膨胀的人皮过余生。。。。。
我只能说:我很同情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