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8日 星期日

翁詩傑毀犯齋戒

一手提拔的左右手,背叛了。

並肩作戰多年的伙伴,離棄了。

付予重任的兄弟,已經和敵人分配好地盤了。

你辛苦建立起來的核心隊伍,竟然不要你了。

你在組織的地位不再明確,你在社會的形象越趨模糊,你在官方的職位,只待除名。

換作是你,孤獨的投奔怒海,心有千萬個不甘,會不會來個絕地大反擊?

輪不到我們來同情或力挺翁詩傑,這位世界單打冠軍只不過是蟬聯他的冠軍寶座,回到原位打他一個人的乒乓球,沒有對手,沒有夥伴,永遠的習慣。

倒是那些同仇敵愾的愛將同志,值得研究研究。

剿蔡行動開始時,他們與翁總一起指揮挺翁軍隊,也派兵守護中委會之家保護大家,還滴血為盟,說好一起放心去打蔡,大不了同歸於盡,豈料開打至翁總兵力消耗將盡時,他們竟然秘密和對手結盟,賣主求榮,兵分兩路,反過來打翁。

怪不得翁總要休假4天細讀死鬼古龍的武俠小說,深入領悟“最好的朋友,是最危險的敵人”的境界,雖然已經太遲。現在的他,已經是從獨行俠變成失去一手一腳的“天殘地缺”了。

背叛翁總的中委們辯駁當初是受到強勢總會長的綁架,但是,翁總若戰勝,中委們可是一樣的痛快大嚐甜果,輸算翁的,贏算大家的,世界上竟有這麼舒服的綁架,偏偏讓深諳四川精髓(變臉)的幸運中委們遇上。

如今,不管廖中萊如何解釋叛翁流言是有人惡意中傷,都是“法國大餐(多X餘)”,新局勢塑造成的新形象,要用很長的時間來拿回清白,就如翁總的千萬獻金疑雲一樣。

我看著新建立起來的廖派名單,坦白說是心驚膽跳,有好多熟悉的名字是當初沒有翁總就沒有他們,如今是有他們沒有翁總了。

大致上,我認同許多前輩指這是翁總自作自受之說,因為他在不對的時候作了不對的砍蔡決定,捅了虎頭蜂巢,我也認為翁總的臨危反擊,再召開特大定重選是最佳攻勢,來一場獨行俠、背叛者、第三勢力和挑戰者的最後決戰吧,所有江湖恩怨,一戰定生死。問廖蔡,哪有可能群將功成一骨枯?

剛剛學了一招算命術,竟有驚人發現,讓翁總心痛的好夥伴,是吃長齋的齋哥廖中萊,倒翁特大的總協調,也是吃長齋的齋伯陳財和,還有一個大“菜頭”,就是蔡細歷。

翁總眾叛親離,可能是犯了齋戒。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09年10月19日)

3 則留言:

Jack 提到...

口戒心未戒。。。。

gentleman88 提到...

自视太高,目空一切 就是昏君的死穴。
还有,
现时江湖道上所称的 ‘义气’早已经
荡然无存。
翁霸王还犹如在梦中,
所以才会陷入死胡同。

鄭欽亮 提到...

兩位大哥說得好,只是翁總才華洋溢,君王浮沉經歷和霸王敗史如數家珍 ,卻還是無法融會貫通,治好那班功利主義者,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