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4日 星期一

3年沒她們也過得好好的,不必再等kakak了啦

凍結了接近3年的印尼kakak只來32個,如何去應付數以萬計家庭的申請?

基於國內尤其城市的雙薪家庭佔很大部份,需依賴女傭照顧家務或老小,而kakak是其中收費最廉宜者,自然而然形成了對印尼女傭的高度需求。

印尼也看到這一點,加上遇到兩三宗虐傭案的時機,課題被國內反對黨推波助瀾施以政治壓力,說到好像整個馬來西亞都在虐待kakak一樣,搞到印尼政府不得不對大馬來點硬的,以表現他們依然愛民如子(但不包括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的印尼匪)。

而醞釀了幾年的硬態度最後決定軟下來,附帶的談妥條件是薪水調高至最少700令吉,護照自己保管,有週假一天,加班費日薪27令吉,僱主須為kakak開設她名義的銀行戶頭。

接受的話印尼就放人,現在這第一批的32個kakak先給你塞牙縫,要更多就等著吧。

還有一個充滿地雷和陷阱的條件,即kakak只能做一種專業,要顧老,顧小,煮食或家務,你要就四選一,不要就每一樣工作請一個kakak。

所謂地雷區,是當你定下kakak的四選一工作範疇後的禁區。你得接受她在餵食老人家時,不必去扶起跌倒而嚎啕大哭的小寶貝;你要明白下大雨時她無法幫你收衣服,是因為她在煮著你吩咐的綠豆湯,而且水就要開了;你需諒解,不是她喜歡坐在角落看她不明白的astro on demand,而是她已熨好所有衣服,連男女主人的內褲也都熨得平平了,才會得空到看電視。

你如果看不過眼或一時忘記而叫她做其他的,她肯做是沒問題,但如果有一天kakak跟僱主關係有變了,當時你叫她做的所有額外工作,可能就要變成她敲詐你虐傭的毒葯了,我形容這些是陷阱,這樣說你明白吧?

其實自kakak課題變成印尼政府的國內政治壓力和馬印關係的外交武器後,大馬除了以其他國家如柬埔寨女傭來填補空缺之外,也應設法尋求第二條路甚至第三、四條路來協助國人安置家中老小,讓他們可以全心全力投入職場,加入發展國家經濟條件的行列。

我們根本不必如此低聲下氣向印尼要求kakak,如果政府肯加速增設高素質有管制又收費合理的老幼看顧中心(謝絕魔鬼保姆),真的用心去進行,至少已解決了雙薪家庭四選一工作中最難的兩項,另外兩項就簡單多了。

再說,沒有kakak這麼久了,你也過得好好的,這証明你並非十分需要她也已找到解決方案,那就忘了訓練200小時就叫著專業女傭的kakak吧。

光明日報專欄:潑墨(2012年6月4日)

2 則留言:

Jack 提到...

电台说29个。

鄭欽亮 提到...

謝謝指正。的確是有29個女傭即席讓僱主帶回家,不過首批是來了32個,另3個當天還沒被領走,申請人有3千多位。